卖锅的小女孩

这个号我不会再用了,抱歉了,大家

今天,我姐自杀了。
希望这是梦,明天醒来有可以听到我们家吵吵闹闹的

看b站的推荐视频,发现了个迷之CP    吴磊和张一山。看完竟然觉得挺带感  没救了😂😂😂

(结合后背抱的那张图)
大概可能也许是肉渣渣 😂😂

当那双细长的手延着自己腰线划过的时候,手触过的肌肤在那一瞬间都活了起来,敏感的感受着环在腰上的手臂那种感觉无限延伸以至于终于承受不住抬手就捂住了脸。

太缠绵了太暧昧了。

想现在是在床上。
想看自己深色的被单划过他那雪白的腿。
想看那双无辜的眼染上沉迷的泪。
想看他蜷起的脚尖,想看他嫣红微张的嘴。

想吻他。

不顾一切。

这么想也就这么做了。

双手捧着使者的脸就狠狠的吻了下去。

一手猛的环住使者的腰,一手扣住使者的头,不够不够怎么都不够。

一闪,就带着使者扑向了床。

没缓过神来的使者一脸懵逼,不就是量个尺寸吗,这什么奇怪的发展。

肺里的氧气越来越少,眼前开始冒金星。喷在脸上越来越热的呼吸不得不奋力的挣扎着被禁锢的身体。眼瞪的越来越圆。

鬼怪忘我的吻着,有力的手指插到使者的头发,全身的力似要把使者压到身体里。

还是不够。

抬起头紧紧的盯着剧烈喘息着的使者愤怒的眼。

[你怕了!]
不是疑问,是赤裸裸的挑衅!
满意的看着使者眼里慢慢生起的战意。

伸手拉下鬼怪的衣服,翻身就啃了下来。

看着在身上努力留下印记的使者。
肖想了这么久的人现在正在自己身上四处点火!
在嘴角翘的更高之前终于不再压抑自己。尽情的,狂欢!

又看了一遍这cut甜的牙疼😍
想看开车,男人之间床上的较量😍😍
要命啊😂

【吻】

1.鬼怪双手托腮,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使者。
使者被看的有点发毛[你在看什么]
笑的眼都没有了的鬼怪回到[看你,我的男人~]
问言,使者无奈又害羞的抚额一笑。
站起来,撑着桌子,轻轻的吻在对面那位的唇上。
[太傻了]

看特辑,李栋旭是把阴间使者和李赫当成两个人的。
这就让我想起了以前纠结的一个问题,爱一个人是爱的他本人这个人包括性格人格外形记忆,还是爱的灵魂的问题。

扩展开来,鬼怪和没有记忆的李赫的CP是不是鬼怪和阴间使者CP的延续。

默念,不萌真人🙂,不能萌真人🖐能萌真人🤔萌真人😇

滑过腰线环抱住,真的太太太暧昧了

捂脸(*/∇\*)

【镜像•两个世界】

(请默念,鬼怪是个文艺鬼怪,是会有少女阵痛的鬼怪。本想两章写完的,没想到啊~又超了!)

【2】

鬼怪遇到了他的新娘。

虽然有点遗憾和不舍,但更多的是期待。

这纠结的感觉所表现出的行为在小新娘看来,就是个需要吃药的可怜的阿加西。

可怜的阿加西,控制不住感情精神有点亢奋。
狠狠的切着盘子里的牛肉。终于要结束这漫长的一生了。

愧疚的想着的妹妹,恨着的害惨金家的王。忠诚侍奉自己的仆人,也许都在这世间的某个角落或幸福或辛苦的活着。

结束了,才有开始。

[你为什么会认为他们还活着?]

抬头就看到桌子另一端的使者,叉子上的蔬菜表明显然他也正在吃饭。

[……]
[又是你这个破坏气氛的家伙!!]一刀下去,盘子都在颤抖。

[看看你这寒酸的桌子 ,哦哦,房间太小了放不下大的!]

使者忍了忍,终是忍不住,扔刀就飞了过来。

鬼怪淡定的叉了块肉塞嘴里,对着视觉上在接近实际上只是在那面飞的刀子抬了抬下巴。

[食草动物还能咬人啊~]

肉眼可见的冰碴子迅速得覆盖了那盘草。雾气蒙蒙,挺漂亮的嘛。
看着对面的使者的无能为力鬼怪愉快的多吃了一顿饭。

小新娘年轻有活力,可爱又有趣。
像设定般约会,吵架和好吵吵闹闹。
美好的连鬼怪都觉得自己恋爱了。

像普通恋人一样看看电影,压压马路。
送小新娘去上学等等公交,告告别。
疾驰而过的汽车险些撞到了小新娘,拉到怀里的瞬间碰到了剑。

愣愣的看着马路对面戴着帽子的使者。
[你在那边,我在这边]
[很近]
[很远]

使者伸手压了压帽子
[诱拐未成年可是犯法的]

怀里的小新娘跳出怀抱,害羞的表示感谢。看着愣神的鬼怪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空荡荡的街道,什么都没有。
“阿加西,我先走了,拜拜!”跳上公交挥挥手说再见。

每年的这一天鬼怪都会去宗庙祈福。为他的丑妹妹,为他因他而死的家仆。
每到这里一次,那些记忆就重新在脑海里过一遍,看着鲜血洒满的地,看着惶恐闭不上的眼,看着转身不看的脸,看着蚊虫爬满的剑,看着裹的紧紧的黄色包裹。

一笔一笔写下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他的主人,他的王。

停笔时手已控制不住的颤抖。

似是有感觉,抬头。
使者就静静地站在那里,弥漫着一种莫名言状的哀痛与悲伤。
艰难的扯了扯嘴角
[干嘛呢?你怎么比我还要难过!]
使者抬起空洞的眼
[不知道,就是很难过]

嗤笑了下,然后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
[你!]

每次想到王的时候才出现的使者,原来不是惊喜还是惩罚啊!

九百多年来,一直都做好了再见到王的准备。该怎么复仇呢?是直接杀了他,还是为他制造困难慢慢折磨他,想好了计划并逐步完善,做好了实施的准备。
没想到的是,这漫漫九百年,却从没遇上他。
他放弃了,就这么结束吧,他的人生,他的罪与罚。

结果却是以这种方式相遇。

望着空荡荡的大堂,鬼怪头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办。

连续几天的下雨搞的小新娘很暴躁。看着窝被子里准备生根发芽的鬼怪小新娘终于忍不住的爆发了。

“阿加西你为什么要搞成这样啊,你也要为了大家想一想啊,每天都是大雨大雨,你让出行的人们怎么办啊!!”
“阿加西你有什么不开心,说出来呀!说出来一起想办法!”

小新娘的苦口婆心没换来被子里的人一丁点反应。
放弃般薅了薅自己的头发,开门,走人。

第三天的时候,不抱希望的小新娘竟然看到鬼怪踢踢踏踏的去厨房做早饭,扭头看了眼窗外,阴天。好现象。
一脸狗腿的凑上去甜甜的跟鬼怪问早安。

对方瞥了一眼,“你再不快点可要迟到了”
“啊!!阿加西再见!”手忙脚乱的背起书包,抓了片面包塞嘴里就跑出了门。

味同爵蜡般吃着早餐。
搞的自己这么惨。
那些复仇计划终于可以实施了,虽然计划有变。

默默地想着他的王。。

〔待续〕

【镜像•两个世界】


(尽可能的压缩,争取两章完。设定是两个独立却又相关的世界,时间线等看完就明白了。还有就是剧里的鬼怪的性格总是那么  额 奇怪又多变。所以文风的走向也就有点随意了……)


「触不到的世界你的世界
   听不到的声音你的声音」

正文

900年了,不知是第几次以这种当方式踏上这片土地了。这片曾经用生命守护的土地如今的面目全非。

止不住的在想,造成他这样状态的王有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呢,当时让他死的王如今又在哪里呢?是什么样子呢?

眼睛划过弯延向上的路,也许是那个独自前行干练的都市女性,也许是那个手挽手悠闲自得的少女,也许是那个吹着口哨疾驰而过的少年,

也许是那个认真擦着茶杯戴着难看帽子的青年。

是阴间使者啊。

看着拐角处出现的不存在的画面,嗤笑了下。

里面的人生气了呢。

房子被整理的很好,没什么好担心的。毕竟一直都有那么忠诚的仆从侍奉着,应该感激的。

看着曾经的人如今满头白发,即使心酸依然会微笑的迎接他。还在,就很好。

从他的叔叔到他的儿子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聊天,喝茶,下棋。
告别离开。

鬼怪的老宅又剩鬼怪一人了。跟以前一样。烛台上的蜡烛呼呼作响,呼吸都有了回声。
静静的盯着长桌的另一端,连想都觉得费力气。

鬼怪无趣了会怎么样?会想死啊。。

鬼怪可不是个什么安分的人,能想到的死法都试了个遍,结果就是现在的他再一次找死了。

你试过拔剑吗,没有的话鬼怪告诉你,跟刺进去的时候一样,疼,疼的灵魂都在颤抖。
知道拔插了鬼怪九百多年的剑拔不出来的那种感觉吗?鬼怪告诉你,跟你用左手要把你右手拔离你的身体一样,无力。

每每对自己死亡无力的时候鬼怪都会例行公事般问候下他的王。

这次的电闪雷鸣只能表明他问候的严重到出现幻觉以至于对面前突然出现的人给吓的坐到了地上。

拐角的那个戴着难看帽子的青年正蹲在他不远处抱着膝盖用那像看神经病似的眼神看着他。

“呀!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
騰的站起来指着对方的鼻子就大声问到。
对方显然也被吓到了,愣了一下,还是站的起来,动了动嘴,说了些什么。

“什么?你在说什么?你是哑巴吗?”看着对方迷茫的眼,一时竟不知要说什么了。

摆摆手示意对方赶紧离开。
对方指指自己,再指指后面,这才意识到,对方所在的那一面,并不是他家。那是对方的家。
伸手确认了下,融不进去,摸不到。说话对方也听不到。

[看来刚才那一出,自己的悲剧成了别人的默剧。]
[是哑剧]对方盯着他,一脸认真地纠正到。

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声音惊的鬼怪一时无言。

缓了会儿才试探的问到[你听的到我心里的声音?]

[好像是的,你刚才用嘴巴说话的时候只看的到嘴动,听不到声音。也听不到其他声音的]

忽然,变的有趣了呢。

鬼怪好奇的打量着对方的房子。
简单的整洁的桌子,孤零零的床上白色的
被子,颜色糟糕的地板,地板上电视机,墙角的小冰箱,天花板上吊着的白炽灯,走两步就能够到的门。

[啧啧,这么小的地方,这是随时要逃走吗!]嫌弃的不想再看一眼,太辣眼了这品味!
[你家的房间又大又漂亮,倒是挺适合给你当舞台的!]
飘飘然的就吐出这么可恶的字眼,还附赠着讨人嫌的眼神,
[果然,还是给他一剑吧!]

抽出化成的剑就向前砍去,对方看到即使知道碰不到依然条件反射闪了下,画面破散前还能看到对方愤怒的眼。

这倒是娱乐了鬼怪。
这么有生气的脸。

大多的时候鬼怪很安静的生活着,或背离人群享受温暖的阳光,或走入人群感受世间烟火。

就像现在,街旁寻常的小店,店主在忙碌的招呼客人,三三两两的客人或吃着美食或说说笑笑,斜对角的那位客人吃完擦擦嘴起身就去结账,跟推门进的女士礼貌的笑了下。
玻璃窗外的行人匆匆而过,路旁的树上落了只黑色的鸟,像极了那位年轻的王。

收回望向远方的目光就被对面的低着头咬着吸管的那位刺激的止不住的牙疼
[话说,为什么每次我走走心感伤的时候你就会出现,太杀风景了!]
对方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别吵!]
顺着对方的目光看过去,早间剧。
[你是小女生吗?看这个!]

[……]

没得到回答的鬼怪静静的盯着使者喝着的那杯饮料。
外壁已挂了水珠,坚持不住了,终于滑向了桌面。
可能剧情正好到了紧张处,使者咬着吸管紧了紧,抿起嘴角。
真相大白,使者放松,狠狠的吸了一口,液体顺着吸管到了使者的嘴里,仿佛还伴随着“呲溜”“呲溜”的声音。然后伸出的舌头把留在鲜红的唇上的液体舔了进去。

[要死!!!]鬼怪伸手就捂住了眼
[恶灵退散!恶灵退散!]

手指张开个缝儿,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看到对面没人后,才把手完全放下,狠狠的舒了口气。

然后被戳一旁的店员吓了一跳。拍拍胸口。
外面的世界好可怕,赶紧回家。

拖延症和强迫症同时犯了。感冒也没好来凑热闹。
脑子里的梗怎么用文字连接起来啊啊啊啊啊一不小心又会变成长文,不行我的减减内容